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话本小说 >> 拈花一笑不负卿 >> 第1100章 番外 顾儒林 六千

第1100章 番外 顾儒林 六千

成禾一时间也不知该做什么反应,豆大的眼泪就这样直直地砸下来。

她已经接受了事实,接受了自己是皇家儿媳的身份,皇家儿媳,享受荣华富贵,却独独不能奢求感情,她沉淀了很久,准备听话的做一个皇家儿媳,可为什么就在这个时候,顾儒林要再给她一次希望,憋在心里的那团火根本无处发泄,只能转成无尽的委屈,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顾儒林被忽然流泪的成禾气笑了,坐起身给顾儒林擦着脸上的眼泪,道:“你哭什么?受伤的是我又不是你!。”

成禾愣了一下,然后猛的从顾儒林的怀里挣脱出来,直接跑了出去,头都没有回一下。

“成禾,你给我站住!”顾儒林见成禾还要跑,连忙起身,但是又扯到背后的伤,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等到顾儒林出来的时候

“成禾……”低沉的嗓音呢喃出这个名字,暗沉的眸子里流露出的占有欲不加掩饰。

因为受伤,顾儒林只能先行回府包扎,成禾是皇子妃,不会在外留宿,总是要回来的。

一旁的小厮站在顾儒林的身后,把绷带收尾系结。

伤口基本都是后背和后肩上,为了方便上药,顾儒林的衣服也就只能扯落到腰际。

顾儒林时常和顾谨之校练,所以每日都要练上一个时辰,所以身材均匀有致,宽肩窄腰,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

果不其然,刚刚包扎好,就有人来报:“殿下,皇子妃回来了!”

顾儒林不在意地应了一声,把原本扯开的衣服拉了上来,遮住了自己身上的伤口,然后开口道:“人现在在哪里?”

来人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悄悄的向着院子走去了,还特地避开了所有人。”

顾儒林轻轻的应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成禾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顾儒林,可是入夜,她一个有夫之妇独自一人住客栈,又对名声有碍,她自然也是不敢回家的,没办法的,还是要回府的,但是因为怕顾儒林发现来寻他,所以特地蹑手蹑脚的回了府,见自己院子里没有点灯,就吁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

“你还知道回来啊!”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成禾愣了一下,沉默了半晌,然后冷声道:“殿下怎么不点灯?”

“点灯的话,你还会回来?”顾儒林看着成禾,冷声道。

成禾沉默了半晌,然后点了灯,顾儒林就那样子,大大方方的坐在她的床上。

成禾心里突突直跳,然后在顾儒林面前的凳子上坐下:“殿下深夜到这里来,莫不是还要说妾身给你戴绿帽子的事?若是殿下认定了我与表哥有什么,那殿下,便赐我一纸休书吧!”

顾儒林坐在那里,气的是七窍生烟,可偏偏,面前的成禾还是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不断的说这话。

“成禾!”

成禾吓了一跳,轻轻的哆嗦了一下,然后看向顾儒林,硬着脖子道:“如何?”

顾儒林看着成禾这副模样,一肚子的火气忽然就不知道怎么泄了,叹了一口气说道:“听说,你要给我纳妾?”

成禾沉默了半晌,然后开口道:“是!”

“我不需要妾室!”顾儒林冷着连应道。

成禾犹豫了很久,然后开口道:“木槿温婉动人,自小就在妾身的身边,更是乖巧听话的很,殿下必然也是很喜欢的……”

“住嘴!”顾儒林恼火的站起来,甚至打落了一桌子的东西,“我说了,我不需要!”

成禾心痛了一下,抬头看着顾儒林许久,然后开口道:“殿下不愿到妾身的房里,可是殿下总要有人照顾,我就想着,等木槿及笄了,就让她做侍妾,若是殿下看的起她,到时候再给些好的名分!全当时给妾身一个面子了。”

顾儒林看着成禾,面色渐渐清冷,然后冷眼看着成禾:“成禾,这是你的心里话吗?”

成禾抬眼看着顾儒林很久,咬了咬唇,然后点头:“是!”

“呵!”顾儒林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你就把那个丫头拖下去乱棍打死吧!”

“什么!”成禾猛地抬眼,“殿下,木槿做错了什么,您要将她乱棍打死!”

顾儒林看着成禾,目光清冷幽深,就是成禾从来没有看过顾儒林有这样子的目光:“既然是我的侍妾,竟然趁着庙会的时候,去偷见情人,将我的脸面放在地上踩!自然是要乱棍打死的!”

成禾一脸震惊的看着顾儒林:“殿下,木槿她向来乖巧听话,她不会……”

顾儒林看了一眼成么,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成禾猛地跪下:“殿下,木槿年纪尚小,求殿下放过木槿!”

这是成禾第一次在顾儒林面前跪下,顾儒林僵硬着身体,慢慢的回头:“有异心得人,在我这里只有死,你要是想救他,就让她滚,这辈子都不要让我见到!”

成禾看着顾儒林,那个瞬间,成禾就好像从未见过他一般,瑟缩着收回了手,然后颤抖着身子低下了头,乖顺的行了一个大礼:“妾身谢过殿下不杀之恩。”

顾儒林看着成禾的头顶,只觉得心口揪着疼,等了许久,才转身离去。

门被帅的四分五裂,成禾被吓得瑟瑟发抖,一直等到人走远了,躲在院子里的木槿才冲了进来:“皇子妃……”

成禾慢慢抬头,靠在木槿的身上:“你,你……”

木槿看着成禾,手微微颤抖着:“皇子妃,您,您不必为了我如此!”

“你回去!”成禾扶着木槿,慢慢站起来,“木槿,你趁着天黑,回成府去,我让叶籽送你回去,你待在府上,等到下个月你及笄,我就给你说亲,将你嫁出去!是我害了你,若不是我说要让你给他做妾,你也不会惹上祸端!不论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你就这么被乱棍打死!”

木槿看着成禾,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小姐,小姐,都怪我,若不是我今日去见了他,也不会惹出这样子的事端,都是奴婢的事,奴婢去求求殿下,奴婢本就是下贱的人,死不足惜,小姐不应当为了我同殿下争执的!”

成禾猛地握住木槿的手:“不要,你不要去找他!我从未见过那个模样的他,或许,他并没有我们想的那样温柔,我们都忘记了,他是皇家长子,嫡长子,从小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他若是真的动怒了,大有将我们所有人丢去陪葬的本事,我们听话些,安生些才是!”

木槿看着成禾,眼看着她眼底的温软渐渐退去,最后只剩下空洞,那个瞬间,木槿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小姐,小心翼翼,从不出错的做着那个外人以为的千金大小姐。

那一夜,木槿被连夜送走,顾儒林在书房一夜未眠,成禾则卷缩在卧室,以泪洗面。

所有人都以为,接下来的日子,成禾或许就会闭门不出,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第二日,成禾就梳妆打扮,整理一新,入了宫。

皇后刚刚将来请安的妃嫔送走,正要看冬猎准备的东西,成禾就已经跪在了宫中,说是来请罪的。

皇后这些日子本来就忙得不得了,正想叫自己的宝贝儿媳妇来一起帮忙,却不想,宝贝儿媳妇不是来给她分忧的,而是来给她添堵的。

“儿臣无能,惹殿下不喜,嫁入皇家许久,一直未能有孕,也无法照顾好殿下……”

成禾说了很多话,皇后都没在听,总会最后的意思竟然是求她给大皇子赐一个侧妃。

等着成禾把话说完,皇后一句话都没说,点了点头,就让人把成禾送了出去,成禾看不懂皇后的意思,却也没有再犹豫,抬步回了府。

早在嫁入大皇子府的时候,他母亲就对她耳提面命,告诉她,绝不能喜欢上这个人,在皇家,向来不会有情,只要不对那个人动心,那她在大皇子府上,总会有一席之地的。

成禾终究还是没能听母亲的话,动了心,她没有办法像那些贤良淑德的女子一样,即便心里怨恨,却还能装作一副温柔的模样,将那个男人哄的服服帖帖的,她寻不到,她现在只想逃离,她甚至想过自请下堂,但是他们之间是天子赐婚,不是她想走,就能走的。

走不了,躲,总是躲得起的。

回到大皇子府以后,成禾就让人收拾了东西,自己则一人搬去了大皇子府的西院,西院偏僻,杂草丛生,成禾带着下人带着被褥到了此处。

西厢房年久失修,若是下雨甚至还会漏水,婢女苦劝许久,成禾却是铁了心要搬到这个地方。

成禾看着婢女忙碌,脱下华丽的外袍,卷起袖子和婢女们一起擦擦洗洗,好不容易将屋子收拾干净了,天也就黑了。

成禾食量大,每日里吃的都比旁人多上许多,今日婢女去厨房领了饭,成禾却只吃了一口,便睡了。

木槿不在,只能是大丫头来照顾,只是成禾习惯了木槿,最后还是让丫头出去了,自己一个人蜷缩在床上。

顾儒林在成禾出宫以后,就被皇后叫到了宫里,皇后看着自己的儿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身边的女官将成禾所说的话重复一边。

顾儒林听完了话,依旧沉默不语。

皇后叹了口气,却也不强求:“终究是你们夫妇之间的事情,若是你不喜欢她,便放过她,你父皇那里,本宫去给你求合离书!成禾是个好孩子,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本宫不会过问,但是那样一个乖巧的孩子,我也不忍心她就这么受苦。”

顾儒林看着皇后,一言未发,转身离去。

回到府上,府上的人却来报,说皇子妃搬去了西厢房。

西厢房破败如此,她却毅然决然的搬走,不就是为了不再见到他?顾儒林捏紧了拳头,沉默了半晌,到底没有说算。

大皇子妃称病,再没有出过大皇子府。

而京城之中却传起了大皇子要娶侧妃的消息,而其中,首当其冲的竟然是熙王的小姨子,李楠。

李楠跟着李槐去封地多年,前段时间才刚刚回来,李楠刚刚及笄,也确实是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但是就李楠现在的身份地位,嫁给顾儒林做妾都是有些勉强的,更别说是侧妃了。

但是李楠又有一个做了王妃的姐姐,而且李楠姐妹又同沅王妃感情甚好,若是有沅王妃作保,真成了,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京城之中已经是传的纷纷扬扬。

可作为大皇子府的当家主母,成禾,却是丝毫的不在意,甚至连来看望的母亲都不见了,托了母亲将木槿嫁出去以后,便每日都在西厢房种地。

是的,种地。

她讲西厢房的那一片已经枯萎的花圃拆掉重新建造,买了许多菜种子,种在了地里,婢女们不解,她却说:“我吃的多,母亲给我的那些嫁妆虽然多,但是毕竟是放在了库房里,我们吃王府的,用王府的,想在这个院子里安稳的住下,就少吃点,免得让人厌恶!”

在书房看奏章的顾儒林,听到暗卫的传话后,生生的折断了好几支笔。

日子一天一天过着,木槿出嫁的那一日,成禾想去看看,但是想着一旦回去,父亲母亲难免要抓着自己问东问西,准备了一份厚厚的礼物,将礼物送去以后,自己就窝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慢慢睡着了。

成禾醒过来的时候,她身边坐了一个人,成禾吓了一跳,猛的坐起来,就看到了权胜蓝。

成禾看着来去自由的权胜蓝,眼中有些羡慕,但还是开口:“婶婶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们怎么回事!”权胜蓝看着成禾,唇角微微上扬,“好好的主院不住,住到这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的西厢房来,你们这是闹什么呢?”

成禾自然知道权胜蓝问的是什么,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权胜蓝看着成禾,见她不说话,便在一旁坐下:“你们这个样子多久了?”

成禾顿了顿,然后开口道:“从深秋到深冬!”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的眼里尚且有光,年纪轻轻的,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却依旧开心,笑眯眯的同我说笑,我以为你是个明白人!”权胜蓝接过婢女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轻声说道。

“我也以为我是个明白人!”成禾苦笑了一声,“婶婶到府上来,可是要在此处用午膳?”

权胜蓝看着成禾,没有说话。

“那我让人多做几个菜!”成禾笑了笑,然后起身去了小厨房。

权胜蓝看着成禾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成禾,她向来都是随心所欲的人,所以她不懂成禾现在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喜欢便去夺,不喜欢便舍弃,做什么要这样子折磨自己。

权胜蓝不会做饭,但是成禾却对吃食钟爱无比,所以自己也能做的一手好菜,她现在一直用的都是大厨房的菜,知道权胜蓝要来,才让下人去买了菜,在小厨房开了火。

权胜蓝坐在那里喝茶,觉着杯子里的茶水没有以往煮的那样好喝,就随口问了一句:“木槿现在煮茶的手艺越来越不成了啊!”

侍奉在一旁的是大丫头倩碧,听到权胜蓝这般说,便有一些不好意思的答道:“回王妃娘娘,木槿已经嫁人了,这茶水是奴婢煮的,奴婢茶水煮的不大好,还请王妃娘娘不要生气!”

权胜蓝愣了一下,她记得她上回到这里来做客,木槿还在大皇子府,那会儿,分明还是梳的丫髻,怎么这么几天不见,就嫁人了?

权胜蓝有些奇怪,便忍不住问道:“木槿什么时候及笄的?”

倩碧也没有多想,回答道:“一个多月前及笄的!”

“那她又是什么时候出嫁的?”权胜蓝放下手中的茶杯,坐正身子,一脸正经的看着倩碧。

倩碧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权胜蓝好半天,才开口道:“上个月!”

权胜蓝微微眯起眼:“意思就是木槿刚刚及笄就嫁人了?是不是木槿出了什么事?”

倩碧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就低着头不再说话,正巧成禾回来,权胜蓝就干脆问了成禾:“你和顾儒林那臭小子到底怎么了?若是他对不住你,我便去给你求一纸和离书,总归在皇后娘娘那里,我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成禾沉默了半天,最后将手里的糕点放到权胜蓝面前:“婶婶,你吃些糕点吧,这是我亲手做的荷花酥,我可没有给旁人做过的!“

权胜蓝看着她端的那一盘荷花酥,眸光微闪,伸出手接过,然后递给了倩碧:“去给大皇子送过去!”

“哎……”成禾刚想阻止,抬眼就看到了权胜蓝冰冷的目光,心中颤抖了一下,然后低下了头。

倩碧悄悄的抬眼看了一眼成禾,接过荷花酥以后,欢欣雀跃的去给顾儒林送糕点去了。

权胜蓝看着倩碧的反应,心中就有了一点数:“说吧,你和顾儒林到底怎么了?我看你这幅样子,分明就是和顾儒林吵架了啊!”

成禾依旧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权胜蓝看着成禾这副样子,只觉得难受的很,坐了很久,然后叹了一口气:“木槿是怎么回事?”

成禾看着权胜蓝很久,知道如果什么都不说,难免会惹怒她,犹豫了许久以后,开口道:“我本想让木槿给殿下做妾,但是因为木槿心中已有心上人,她想在出嫁前去见见那个人,被殿下发现了,殿下盛怒,差点杖毙木槿!后来木槿保了一条命,我怕殿下反悔,就赶紧将木槿嫁了出去!“

权胜蓝看着成禾,有些诧异:“你要给顾儒林纳妾?”

成禾微微低着头:“殿下不喜我,我作为正妻,总不能让殿下冷床冷被,总要有一个贴心人好生照顾着殿下的!”

权胜蓝只觉得脑仁一阵一阵的疼:“我记着曾经,我似乎也想要给王爷纳妾,最后王爷气的差点没将院子翻个底朝天!”

正巧倩碧回来,听到了这番话,忍不住说道:“奴婢方才给王爷送吃食,王爷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却瞧得出来开心,奴婢总和皇子妃说,夫妻吵架哄一哄便能好的事情,可偏偏,皇子妃总是熬着,绝对不肯低头,便是殿下来了,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权胜蓝看着倩碧,听着她讲话说完了,微微挑眉:“意思就是,是你在和顾儒林置气了?”

成禾不说话,只是寻了个地方坐下:“母后已经答应,会给殿下纳一个侧妃,等她进门了,我便将管家的权都给她,便是她想要着正妃之位,我也给她,只要留我在这府里,不将我赶出去便好!”

“你母后答应了?”权胜蓝微微皱眉,然后想起近来京城的谣言,忍不住骂道,“你倒是舒服了,那你可想过那李家的小女儿?人家安稳的在家里坐着,却被那虚无缥缈的侧妃之位砸的头晕目眩的,她一个小姑娘,从未想过要嫁去富贵人家,却因着你们夫妇吵架,合该给你们去做炮灰?顾儒林那小子分明眼里心里都是你,李楠若是嫁给了他,这下半辈子还如何是好!”

“原来,母后看上了李家的小姐啊!”成禾低着头,有几分自言自语,“我记着,李二小姐,生的很漂亮,性子也好,很多人都说,李二小姐像极了婶婶,脾气性格和婶婶几乎如出一辙!想来,殿下应当是会喜欢的吧!”

成禾这番话算是自说自话,可偏偏,权胜蓝这耳力可不是一般的好,听得那可是清清楚楚的。

权胜蓝看着成禾,长长的叹了口气:“你究竟在执拗些什么?”

成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走到权胜蓝身边,挽住成禾的手:“婶婶,已经做好饭了,我做了我最擅长的松子桂鱼,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喜欢拈花一笑不负卿请大家收藏:(www.huabenxs.com)拈花一笑不负卿话本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拈花一笑不负卿最新章节 - 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 - 拈花一笑不负卿txt下载 - 南酥青子的全部小说 - 拈花一笑不负卿 话本小说

猜你喜欢: 药田空间,异世女神医盛世狂妃:傻女惊华富贵芳华盛世嫡妃阿莞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皇上,请您雨露均沾天师上位记吃货世子俏厨娘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神医世子妃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妾色妖孽驾到:妾身快跑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农女福妃,别太甜俏王爷的追妞日常素手匠心欢喜记事相门庶女:皇的弃妃喜上眉头正版365体育_365体育提现慢吗_体育彩票365中一等奖最强女帝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
完本推荐: 打个电话给大侠全文阅读鬼宅冥妻全文阅读绝世武圣全文阅读穿越七零好时光全文阅读巡狩万界全文阅读占个山头当大王全文阅读瓷爷,狠会撩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指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神魔养殖场全文阅读仙帝归来全文阅读傲娇女神的贴身狂兵全文阅读天朝之梦全文阅读剑道独尊全文阅读正版365体育_365体育提现慢吗_体育彩票365中一等奖在70年代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末世之异能觉醒全文阅读快穿虐渣宝典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万古独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驭房有术还看今朝养鬼为祸我和冰山总裁老婆正版365体育_365体育提现慢吗_体育彩票365中一等奖家中宝天阿降临抢救大明朝正版365体育_365体育提现慢吗_体育彩票365中一等奖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九天神皇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北宋大丈夫修仙归来之都市至尊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女总裁的神级高手福晋有喜:爷,求不约英雄无敌大宗师西游大妖王神农小医仙隋唐大猛士天道罚恶令正版365体育_365体育提现慢吗_体育彩票365中一等奖嫡妃:农女有点田唐朝小白领女总裁的超级保镖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天网建筑师诡秘之主逆剑狂神昏婚欲睡我是大土豪韩娱之勋

拈花一笑不负卿最新章节手机版 - 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手机版 - 拈花一笑不负卿txt下载手机版 - 南酥青子的全部小说 - 拈花一笑不负卿 话本小说移动版 - 话本小说手机站